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双暗内销】师弟能打一顿吗?能!

是给@顾薄烟 的生日贺文【虽然迟到了很久🌚】
满足一下这个人内销的危险想法!
cp是:季徴【读音zhǐ】x季衍
师兄弟年下攻,有年龄差,攻比受小8岁而且从小被受带大!
以上都okay?
嘿喂狗!


“关先生又捡回来了一个孩子!”
“真的假的?男的女的?!”
“是个小男孩儿!”
“啊啊啊啊啊又有师弟啦!”
还不过几个时辰,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门派。于是香阁的弟子放下花草扔下毒虫;医阁弟子把受伤的同门草草一包,被伤患问起要去哪里,他们答道:“新来了个小师弟!”“哎哎哎哎哎带上我呀。”伤患一改刚才病病殃殃的样子,精神百倍地扯住了要走的医阁弟子;该出去杀人接榜的暗影们脚下一转,收刀回鞘,直奔兰亭暮春而去。
暗香能来的人都来了,兰亭暮春的大红地毯外边围满了人,场面比上次宋师姐娶那武当的詹道长还热闹。兰花先生还站在老地方,新来的小师弟怯怯地躲在兰花先生宽大的袍子后面,露出来小半个身子。兰花先生身前是关先生和几个大弟子们,一水儿长腿细腰,穿着清凉。一个个儿脸上带笑,闪着寒光的匕首都收在身后,生怕吓着小师弟。
“来,孩子。”关先生朝他招手,半抱半哄地把小男孩从兰花先生身后掏了出来,“待会儿你要选一个师姐,她会照顾你,传你武功。这是我们暗香的传统。”
孩子偷偷地看了一眼和蔼可亲的师姐们,登时红了脸:“没有……没有师兄吗?”
“哎!居然被小师弟嫌弃了呢!”一个师姐听到这话做出一副西子捧心的样子来,可怜兮兮地盯着小师弟。
“行了竹衣!就你戏多!”关先生嗔了曲竹衣一句,有转过身来:“师兄当然有!不过……”
“不过什么?”一道清亮的男声亮出来。
兰亭暮春周围的人群自动分出了一条小路,声音的主人脚程极快,一眨眼之间就闪到了小师弟面前。来人大半张脸遮在厚实的围巾之下,显出一双极冷的眼睛和半个高挺的鼻骨。此时他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小师弟:“你找师兄?我就是。”
“你这个师兄叫季衍,什么都好不过就是有点凶。”曲竹衣帮关先生接上了这一句,顺便还把季衍从小师弟身前推开,“刀上还带着血,也不知道回去打理一下,再吓着师弟!”
“喂!小子!跟不跟我?”季衍身形一晃绕过堵他的师姐们冲他挑了挑下巴。
师弟怔怔地看着季衍,半晌答道:“跟!”
“好。”季衍蹲下身子,“你叫什么?”
“不记得了……”他委屈地抿了抿嘴,小样子萌化了一众师姐。
“那我给你一个名字好不好?”季衍弯了弯眼睛,试图做出一副和蔼的样子。
“跟我姓,从双人,叫季徴。”不等他有所反应,季衍从身后摸出一个闪亮亮的东西递给他,“喏,蝴蝶镖,就当师兄给你的见面礼。”
季徴慢腾腾地接住了蝴蝶镖,顺带握住了季衍的手,权当接受了这个名字。


【四年后】
“师兄师兄!”季徴推开了季衍的房间门,一阵风似的刮进来。
季衍刚来得及从榻上直起身子,就被他扑了个满怀。季衍不出任务不做课业的时候向来如此懒散,随便披着一件寝衣就往塌上一躺,管他合不合礼数。
季徴这一扑,就把他好不容易拢上的领口撞得松散。季徴扒着季衍的腰,抬头冲他笑:“关先生说我再过两个月就可以穿孤月套啦!给我点奖励吧!”
季衍本来想说一句:“我十二岁就有孤月套穿了,你都十四了,没啥可骄傲的。”但听着季徴欢快的语气,有不太忍心打击他。季衍把季徴的双手一点一点从自己的腰上拉下来:“你先给我站好!都是要穿孤月套的人了,还没个样子,出去真丢我们暗香的脸。”
季徴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在师兄面前站好。
季衍拢了拢衣领,问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我想要师兄答应我一件事……”
“打住!你先别说是什么事,等你正式穿上孤月套了再来告诉我。”
“那……师兄答应我吗?”
“只要不太过分,师兄都答应你。”
“还有!下次进我屋记得敲门!”季衍站起来,穿上外袍蹬上靴子,“课业做完了吗?”
“做完了!”
“走!师兄带你去镇子上逛逛!”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