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杀破狼24h产粮合集】踏秋采萸卷

接着暴哭


书离:

接着大哭


枕酒漱石:



鱼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谁知道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哦豁,这是什么,太厉害了=口=




-江湖夜雨-:







对着美丽的菜单吃饭!快乐∠( ᐛ 」∠)_




椿之庭:







     







     






【BGM点我❤】

     






❀重阳节杀破狼24h活动至此已圆满结束❀

     






❀向全体百忙之中产粮的老师们致以感谢,辛苦了!❀

     






❀感谢 @鱼泡颂云 老师的全程策划及活动当日的跟进,感谢 @塌叔 ° 老师预告海报及合集海报令人惊艳的美工❀

     






❀预告海报文案出自 @沅止 老师,合集海报文案出自 @椿之庭 ,请杀破狼女孩们收下我们的彩虹屁❀

     






❀该合集向杀破狼女孩们献上重阳小礼,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最后的最后——我们正月十六,不见不散!

     







     







     







     






雁落旻天熹色起,低映春情里。

     






闻榭下笙歌,庚落昀兮,帐暖鸾叠许。

     






灵台夜雨连云际,碧浪翩翩倚。

     






醉梦里三千,轻捻茱萸,重九翻云雨。

     







     







     







     






❀万里长卷至庚昀❀

     







     







     






00:00  @毛糰小劍劍             ❀绘❀【踏秋采萸绘卷·始】 条漫

     







     






00:30  @3蓝诺3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 条漫

     







     






01:00  @岁几何白                ❀文❀【暮雪白头】文卷·始

     







     






02:00  @Necoya                 ❀绘❀【踏秋采萸绘卷·三】条漫

     







     






03:00  @吃粮                       ❀绘❀【踏秋采萸绘卷·四】页漫

     







     






04:00  @花间须掷-              ❀文❀ 【北雁归巢】 文卷·二

     







     






05:00  @啄米                      ❀绘❀【踏秋采萸绘卷·五】单彩

     







     






06:00  @刀枝🌸                  ❀文❀【浮世见】 文卷·三

     







     






07:00  @海了那个鲜儿        ❀文❀【辞青】 文卷·四

     







     






08:00  @之所舣                  ❀绘❀【踏秋采萸绘卷·六】单彩+页漫

     







     






09:00  @属芜菁                  ❀文❀【重灯】 文卷·五

     







     






10:00  @珹白                     ❀绘❀【踏秋采萸绘卷·七】 【云雨番外】单彩九宫

     







     






11:00  @青青头顶能跑马    ❀绘❀【踏秋采萸绘卷·八】 单彩

     







     






11:30  @青小柠                  ❀文❀【重阳今日是,登高只待君】 文卷·六

     







     






12:00  @塌叔 °                   ❀文❀【揉香弄】 文卷·七

     







     






13:00  @清风颂君              ❀绘❀【踏秋采萸绘卷·九】 单彩

     







     






14:00  @時玖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单彩

     







     






15:00  @樱花冻柠檬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一】单彩连珠

     







     






15:30  @叁彻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二】彩条

     







     






16:00  @沅止                     ❀文❀【淡风烟】 文卷·八

     







     






16:30  @巫山与云              ❀文❀【出猎】 文卷·九

     







     






17:00  @-江湖夜雨-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三】单彩

     







     






17:30  @大檸檬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四】 页漫

     







     






18:00  @椿之庭                 ❀文❀【一池春】 文卷·十

     







     






18:30  @枕酒漱石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五】 单彩

     







     






19:00  @鱼泡颂云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六】单彩连珠

     







     






19:30  @🌸只谈风月🌸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七】单彩

     







     






20:00  @凤...嗯来仪了       ❀绘❀ 【踏秋采萸绘卷·十八】单彩三玉

     







     






20:30  @江海三年客         ❀文❀【竹马】 文卷·十一

     







     






21:00  @鹤相欢                ❀绘❀【踏秋采萸绘卷·十九】单彩四季

     







     






21:30  @+LC斐尔+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十】单彩+彩条 附文卷

     







     






22:00  @江月何曾皱眉      ❀文❀【昭昭】 文卷·终

     







     






22:30  @一座城池             ❀绘❀【踏秋采萸绘卷·二一】条漫

     







     






23:00  @害谷                   ❀绘❀【踏秋采萸绘卷·终】单彩

     







     







   









今天翻到很早之前写的东西……昨天又刚看完《1984》。有点抑郁了【sad





  叫我肖萧吧。在讲述这个故事时,我已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请原谅一个老人吧,他们在讲故事时总是絮絮叨叨的。或许明天我就要进到坟墓里去了,但这个故事却不能如此仓促地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趁着我仍清醒,还有能力回忆,我要尽可能地讲述故事,忏悔罪行…


  我在高中时代的同桌是一个很怪的人,或许这个词有些宽泛,但她的确有些古怪。在开学第一天,在大家都忙着认识新同学,都忙着换座位时,她缩在墙角(她的位置靠墙角),低着头,手里拿着一个素描本,唰唰得画个不停。在我满头大汗地把桌椅挪到她身边的时候,她正好画完最后一笔。我伸长脖子,凑头去看,在晶状体来得及变焦之前,她“啪”的一声合上了本,塞进桌兜里,发出“咚”的一声轻响,我没有来得及看清她的作品。随后她看了我一眼,可能是看了我一眼,因为她的刘海太长,我看不清她的眼睛,然后又低下头。


  我试图打破这种古怪的气氛,便伸出了手:“我叫肖萧。”她踌躇了一下,回握到:“安…”后面的字我没有听清,或是听清了又忘记,只记得她姓安,她的右手又湿又凉。之后的一天里,她不是在速写,就是双唇微动地在说些什么,除此之外,她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任何一句话。真是一个极其内向的人,我这么想到。


  但很快,我便发现她不止于内向二字,她的记性似乎也不太好。开学一个月,当我们都与同学打成一片之际,若是拜托安递个本子或发个作业,她会不厌其烦的,每一次都用低低的声音问“**同学是谁,坐在哪。”除此之外,她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每天把眼睛藏在刘海后面,抱着本子写写画画。可惜的是,我到那时为止,从没看清她的画。


  “这人怎么这样,让她帮个忙这么难吗?”班里渐渐起了这样的声音,我略一颔首,不置可否。


  若说她记性不好,似乎又于她优秀的成绩相悖,而她的缺点似乎除了淡薄的人际关系便寥寥无几。无论和她做的多近,多么频繁的与她搭话,她依旧只称呼你为“同学”,似乎永远也记不住你的名字。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固执地把这归咎于她的清高和漠然,不止我,班里的同学,大概也是这种想法。


  “不就是仗着自己成绩好吗?每天对大家爱答不理的,还把不把我们当同学看了……”


不少人开始私下议论她。有一次我瞥见她,清楚的看见了她因用力而青白的指节和忘记合上的本子,我终于看清了她在画什么:一只眼睛,一只栩栩如生的眼睛,旁边好像还写着一个同学的名字。我好像又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听见了,她听见了我们的议论。


  那又如何,我想。


  她的眼神是很犀利的,尽管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每次她面冲我之时,总能感觉到两阵寒芒穿过她浓密的刘海,射进我的眼睛,仿佛被一只狼盯上,一阵头皮发麻之后,我便不再看她。似乎还不只是针对我,她对所有人,都是先这样观察一阵,再下笔勾画,再观察一阵,再下笔画眼瞳。


  我申请调离座位,原因很明显,或许还因为她身边形成了一个无人的低压区,同学们都不愿意过来。我没有朋友,这也是她的错,我继续固执的认为。但有没有同桌对她的影响似乎不是很大,她依旧缩在墙角,每天沉默地写画。


  “嘿,你知道吗,安有脸盲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班里传出了这样的言论。“怪不得她每天那种德行,原来是有病啊……”长久以来对她的不满似乎像找到了岩石裂缝的地下水一样,激烈地喷涌了出来。大家添油加醋地议论着这件事,神情之飞扬堪比找到了夏朝文献一般。整个班都沸腾了起来,大家不遗余力地传播着这个消息,很快,安的大名便尽人皆知……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出言阻止,但看着周围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们,我发现共同的敌人总是能让大家空前的团结,便咽下了翻滚在喉咙的那句话,咬紧牙关,让它烂在心里,烂在肚子里。从此,我沉默地看着流言愈演愈烈,看着安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手中的笔一天比一天颤抖,心中竟生出了无比隐秘的快乐。我开始相信那些能带给我快乐的流言。


  大家的议论也再也不避着她,似乎开始欣赏她听到后的反应。一个星期后,不出意料的,安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中。她桌兜里的那个速写本也得以完整呈现在了我面前,画的全部是眼睛,每一篇一张眼睛,从第27张开始,画的是班里的同学,我数了数,还差3个画完…


  多年后,我成为一名精神医生,才发现这脸盲症出现的概率与胎记相差无几,只是有的轻,有的重。而安很不幸的,极为严重。她的那一本画册,就好比名单一样,她就快认全我们所有人了……


  我们对她,究竟是因为脸盲症,还是另有它因,我不想继续探究,那个答案我恍恍惚惚知道,只是不愿拿到明面上而已。


  是否在我们嘲她脸盲时,在一个看不见的维度,有人嘲我们心眼两盲


  

魔教教主和熊孩子的二三事2


是给@余曦烬羽 小可爱的生贺啦!接她去年给我的故事!
她能看到就好啦!反正也是写给她一个人哒!祝她生日快乐乐乐乐乐乐乐!

母亲有着所有母亲对孩子天生的敏感。
她能看见孙倚生的不寻常。她那个历来瘦小又满面愁容的儿子近些日子脸上常常有了笑容,尽管这笑容非常小心,经常是在她一看过去就消失了。
“生儿你来,”她这天特意向主人告了假,陪着儿子吃了顿晚饭,她见儿子只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要掉头往门外走,终于出声叫住了他。
“再吃一点,晚上别饿着,”她看着碟子里几乎没怎么动的菜,开口说道。
“妈你多吃点吧,我不饿。”孙倚生笑到,那笑意里带着安抚和敷衍。他见母亲久久没开口说话,便又要往外边走。
“儿子,”母亲见他要走,慌忙开口,“你要是遇上什么事了一定告诉妈,别让妈担心。”
声音里带上了一层厚厚的凄然。
“我能遇到什么事?遇到事了我也能自己处理。妈,你忙去吧,不用管我。”孙倚生露出了一个和他年龄不符的成熟笑容,颇带着点安慰。然后就跨过自家低矮的门坎儿,一溜烟没影了。
母亲看着他匆匆忙忙地离去,最终还是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她微微皱了皱眉,把桌子上的饭菜收好,出门做工去了。

孙倚生出了家门,左拐右拐地在小巷子里穿梭,确认了母亲没有跟上来之后才放心地进了一个院子。
刚刚看着母亲一副戚戚然的表情,他差一点就要告诉她自己遇到的那个恩人了。但他忍住了,以一个微笑搪塞过去,恩人不许他泄露自己的行踪,他也不想让母亲担心。
他抬脚迈进镇子里最豪华的房子里,看见一个女人正在大堂里坐着画工笔画,他招呼道:“肖姨好。”
圣女看到他,笑了笑,面纱上的铃铛微微晃动,却不发出声音:“去吧,他在后院呢!”
孙倚生绕过一道垂花门,看见男人坐在一颗梧桐树下,身旁的桌子上摆着几只精巧的檀木盒子,手里捻着银制香具。宽大的斗篷遮住了半张脸。
“坐,”男人下巴一扬,指了指身旁的竹椅。
孙倚生依言坐下,手上不安地攥着自己的衣角,半晌张开了嘴,想说什么。
“恩人……您认识我母亲吗?”孙倚生小心翼翼地开口。他底下眼帘,不敢看男人的眼睛。
“认识,”男人没停下手上调香的活计,平静地开口。
孙倚生没想到这么利索就挖出了恩人和母亲的关系,他闻言愣了半晌,随后又开口:“您……您是我父亲吗?”
“你觉得我像吗?”男人见招拆招,语气平坦,手上的动作却微微一顿。
“……”,孙倚生禁了声,他看出来恩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孙倚生不自在起来。
两人相对无言良久,院子里只能听道梧桐树叶摩擦的沙沙声。
“别多想,”男人完成了手上最后一道程序,把配好的香料放进锦囊里,拍了拍孙倚生的肩,“我不是你的父亲。”
然后他端着香料盒子,转身离去,宽大的袍角荡出一个微妙的弧度。
男人走了之后,孙倚生忽然有些害怕,急急忙忙地跑到前厅去。圣女还坐在前厅里,手里转着一只兔毫的细笔,蘸着朱红的颜料正往梅花上上色。
“肖姨,”孙倚生踌躇地蹭到圣女面前,“我……好像惹恩人生气了……”
“你跟他说什么了?”圣女放下笔,隐在面纱后面的笑并不明显。
“我问他……问他是不是我的父亲。”
圣女没想到孙倚生会问他这么一个问题,她沉吟了半晌,开口道:“放心吧,他没生气。他不会对你生气的。他吓到你了吧?我去劝劝他就好了。”她摸了摸孙倚生的头:“好孩子,别多想。”

“你告诉他了?”圣女急匆匆地冲到院子里,看男人手里握着一只茶杯,正在慢慢地品。
“没有。”他放下茶杯,右手的食指无意识地描画着桌子上的纹路。
“他现在隐约知道了,你要是再瞒他没好事。”
男人没有答话,便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过了一会,他说:“我自负多年征战杀戮,手下亡魂不计其数。我从未为这些人施舍过一点怜悯,你觉得我错了吗?”
这问题问得很轻很轻,语气里带着一丝气声和不确定,迷茫得不像个魔教教主。
圣女听着这道送命题,沉默了许久。
“我不知道……但就算你错了,也没办法回头了。孙倚生的父亲已经死在你手里了,无论你告不告诉他,他早晚会知道的。还有他母亲……”
“别说了!”男人一声喝断了圣女的话,“这等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不必再提。她要来问,就让她来,我总不至于怕她。”
圣女听着他的话,又在面纱底下扯出一个笑来。
程悬的事,你还是绕不过去,对吧?

孙倚生恹恹地回了家,胡乱洗漱就睡下了。
恍惚间他听到母亲回来了,他努力睁开眼睛却失败了。母亲伸出冰冷的手摸摸了他的发顶,随后在他身边躺下,拉过被子准备睡下。
她又忽然直起身子,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愣住了。
空气中有白檀和着松香的气味,影影绰绰地,但她闻到了。而且这个味道她至死难忘。
她僵坐了一会儿,伸手探了探孙倚生的鼻息,发觉孩子已经彻底睡下了。她于是来到破旧的桌子前,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盒胭脂来,借着月光和残破的镜子一点一点往脸上涂。又把头发绾了个髻,插上一把桃木的簪子。
她不想太狼狈。

她似乎变了个人,虽然身上穿着的还是破旧的罩裙,但她挺直了脊背,头微微抬着。这时她便不像那个日夜操劳的穷苦人了。
她出了门,略作迟疑就像镇子里最豪华的房子走去。月光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她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路循着月光而去。
她无声地走到门口,走进前堂,在一把檀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不消多时,男人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他一撩衣摆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也不说话,眼睛里闪着冷冷的光。
“放过我不好吗?你放过我,你也放过你自己,也放过生儿。”女人首先开了口,她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把声音放平,“程悬的事,我知道你有苦衷。你害死了我丈夫,我不原谅你,但我也不再怨恨你了。我不想再和你们魔教有任何瓜葛了,所以我带着生儿走了。”
她的压低了声音,凑到男人面前,一字一顿地说:“你为什么要出现。”
“十三年了,孙行歌,十三年了。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男人退后一步,拉开和孙行歌的距离,“程悬,人是我杀的,但我为什么杀他?他是为了你闯进不该去的地方。他是为你而死的。十三年过去了,我们一见面还是在为这些事情嚼舌。
男人忽然不耐烦起来了。他生硬地移开了话题:“我此番来,是来关照孙倚生的,与你无关。今晚的事,咱们两个就当谁也不知道。”
“关照?关照!?”孙行歌的声音突然尖利了起来,“你拿什么身份关照他?是他的杀父仇人?还是他的祖父?”
“自从程悬入了禁地之后,他便不是我的儿子了!我剔了他的宗族,把他放逐。可我没有杀他!如果他当初没有带着你走,如果你当初没有跟着他走,他便足以躲过老家伙们的追击!”男人的声音不高,但足够寒冷。
他咬紧牙,从牙缝里逼出来最后的话:“他既然没躲过,这就是他的命!”


“你儿子身上的玉佩,让他收好了。”男人从怀里掏出另外半块,放到桌子上,似乎是不愿意和孙行歌过多接触,“明天我会把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他,告诉他我的身份,告诉他是我默许手下追击他父亲,告诉他他父亲因擅闯禁地而被追击。告诉他他父亲擅闯禁地是因为你。”
“他若是有朝一日想明白了什么,或者想见我,或者想继任少主。你让他拼好了玉来找我,在这里他只能蹉跎岁月。为孙倚生谋个好前程,这是你能为你丈夫做的最后的事了。”

@找假期💊💊 @顾薄烟 @wrs_ @书离 @晃神 @余曦烬羽 @Eurus东风 @苏酥蔌 @南风苦洛 
@了人才发现我有这么多认识的人。
没错,我就是魔鬼……
老实不了
【没敢@非克和苏老师🌚

沙雕脑洞

想到了一个华武的脑洞……
先把人物设定放出来各位瞧个乐呵
林寒x江辞

华山:林寒 字涧肃 24岁
这个华仔非常之皮,从出生到现在24年全在华山皮。总喜欢下山带着师弟师妹历练,仗着自己w6的修为和微弱的年龄优势倚老卖老,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想你师兄我当年……”
总留着一点胡子想cos齐师兄装沧桑……
和江辞见的第一面是因为喝酒不付钱,林寒拿出平常对师门里小辈的手法,对着小道长好一顿忽悠,忽悠的大概意思就是:根据一些奇妙的玄学统计和经验分析,我逃的单会被道长们付了,反正华山欠武当的钱那么多,不在乎再添一顿酒钱。
结果被江辞戳穿:“你逃单是因为看见我了,知道我们武当下山是入世来的,看见这种事不会不管。”然后林寒听小道长从头讲起,全盘推翻了自己的玄学忽悠。
最后还被嘲讽了一句:“你们华山总还不上钱的原因有二,在你身上都有非常突出的体现。一是没钱但爱喝酒,二是算数不好。”

和武当的云澈是一对欢喜冤家,结下梁子是因为林寒看见云澈之后嘟囔了一句:“武当什么时候招姑娘了?”两个人混熟了之后云澈知道了林寒的表字,从此就叫他涧兄,说这个称呼很符合他贱人的特质。再往后索性就叫他贱人了……

武当:江辞 字书悬 17岁
这是个……非常学术的道长。
就是那种在日后和林寒上床的时候会一边喘一边说:“往右半寸往里两寸。对就是这里。”
真·学术
修为不高,大概8k左右,但脑子好使,生生把dps搞成了辅助。别人的主武是剑匣和飞剑,他是各种朱砂符。别人打架要么正面肛要么背袭,他是先结阵把人困住,在召出飞剑平a一点一点打。
真·道士
除了同门切磋的时候大家有点不喜欢他之外,其他时候都是武当山的吉祥物。
是云澈的亲师弟,关系非常好。
平生信条:天下武功,唯智不破。
非常耿直,有点毒舌。第一次见着林寒还以为是华山的哪位沧桑长老,差点脱口而出一句“前辈”。
在某次遇险之后被云澈和林寒联合教育了一顿关于修为的重要性。
从此发奋图强,但奈何真的不是练武的料子,到最后修为也就勉勉强强。反正他有个现成的随身保镖。

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有人看的话可能还有后续。)



我真的吹爆muji的软头笔!
我的天哪拯救我一手渣字。
嘤!
【最后:爱大帅 爱皮皮 爱生活】

没开玩笑……
这是要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暑假作业?!

顾:你就站在此地不要动,我去为你买几个橘子。
长:……
要是顾帅在长庚在床上叫他义父时说出这么一句话,谁攻谁受还真不一定。
危险想法!

被lof屏蔽没脾气……全篇清水,真的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都没有orz
全篇图片,流量党慎点!
某位的私信【这个是真·私信。她微信告诉我的……】十八线文手的大胆尝试。
人物是亲妈的,ooc,各种逻辑漏洞和常识谬误是我的。
最后,谢谢你点进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