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群玉山头015

诈尸更文,更完就跑!



群玉山头015
匿墙十五

二人看到一片流丽的金光闪了一瞬,随机又迅速消失在一双浑浊的眼中。
“如你们所见!”木先生轻轻地说,似乎是怕惊扰到什么,“我已经是个老人了。所谓的龙血在我身上也只是延长了我的寿命;我空有血统,却没有龙族的能力。所以把你们握在手里的刀都先松开吧。”
楚子航犹豫了一瞬,随即放开了刀柄,给恺撒比了个手势,示意无碍。
“所以那处洞穴到底是怎么回事?”恺撒问道。
木先生听到这话笑了笑,颇带着长辈对晚辈鲁莽问题的包涵和体谅,他说:“小伙子,刚见面就问人家的家事是很不礼貌的。他没告诉你不随意打探别人的隐私是中国人的传统吗?”木先生扬起下巴指了指楚子航。
“你问的这个问题原是我族的不传之秘,但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处理了,所以我告诉你们。”木先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看向祠堂的方向,嘴里默念着什么。
“我的家族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繁衍了很长时间,按照你们的分类方式,我们属于亚东龙属。但是我们通常被称为,”他说到此处显露出了一丝狡捷,而这样的神情并不应该出现在这样一位枯朽的老人身上,“腾蛇!腾蛇!”
他重复了两遍。
!!!二人皆为之一振。
“其实我并不应该姓木。”木先生摩挲着手杖的象牙柄,似乎在回忆旧事,“朱元璋你们知道吧?”
“跟那张画像有关吗?”楚子航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什么画像?”迎着木先生对楚子航赞许的眼神,恺撒问出这句话。
“明代有一张朱元璋的画像,野史上记载——有异像。现在来看,所谓的异像就是龙角。朱元璋的画像上多了两只龙角。学术界普遍认为这张画像是杜撰。但是混血种们认为这版画像才是真实的。”楚子航尽职尽责地给外国友人解释着野史。
“所以你们还真是龙的传人?你们的皇帝还真是真·龙天子?”恺撒吹了声口哨,吐槽到。
“所以您是暗示……”楚子航没空跟上恺撒跳跃的逻辑。
“我的祖先虽然偏居一隅,但消息网遍布中原。我们一早就知道朱元璋是有高贵的龙脉的。”木先生顿了顿,“但我族的血统不低,如要一战还是有能力的,但老祖并不想让人民受苦,因此他去找朱元璋议合。”
“朱元璋接受了我们的请求,但他也有条件。他要求我们把龙脉和能力分开,而后我们从那时起,一支龙脉只有血统没有能力,另一支只有能力没有血统。但如你们所知道的,只有能力没有血统的龙类是羸弱的,人类的身体不足以承担如此重负。”他捞起了自己宽大的袖子,把布满黑紫色血管的手臂亮给二人。
“那另一支呢?”楚子航问道。
“另一支因为具有血统,得以长生,但也有寿命限制。从分家的那一刻起,这两支血脉便不再来往,一是为了防弊,二是因为……我们这一支更迭地太快了。”
“……抱歉。”楚子航给木先生添了茶水,“勾起旧事了。”
“无妨,”木先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这些旧事是永恒的记忆,无论你提不提。”
“能再问问洞穴里的能量变化是怎么回事吗?我们就是为此来的。”恺撒接上话头。
“我说过了,那是家族的祖坟,里面埋葬了分家的那位老祖;他把血脉和能力分开,他也必须从中选一,他不愿无能地活下去,因此他选择了能力。可他的身体不足以承受如此压力,很快就故去了。”
“人类身体尚不足以证明承受如我这般被冲淡过的能力,老祖那般纯粹的能力更加不可能。”木先生解释道,“他死后,两支血脉最后一次聚首,他们把他的遗骨埋在了我族上古祖先居住过的洞穴里,按照云南本地的方式封生门,放蛊,布蛇阵。他的能力也是迄今为止我们能找到的最精纯的力量。你们所探查到的能量波动实是有人硬闯阵法的结果。也就幸亏是你们探得不深,见不好就收,若是再往里走,就要尸骨全无了。”
听完了木先生的话,二人陷入沉默,半晌凯撒开口:“只要有闯入者就会有能量波动对吗?”
“是。”
“谢谢您今日的款待,”恺撒站了起来,微微一笑,“我想我弄懂了一些东西,我们得先回去整理整理。您留步,我们告辞。”说着拖着楚子航就要走。
楚子航一时挣不过他,也就随着说了一句:“谢谢您”跟着恺撒走了。

出了大门,又走过一段巷子,楚子航开口:“走吧,去找禾凌。”
“走,去探探这是何方神圣。”恺撒跟上了他。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