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群玉山头014

群玉山头014

木府十四
丽江城里的街道七拐八折,楚子航走得飞快,闪身进了一处院子。
他轻轻地推开了一道木门,进了正堂。
八仙桌旁坐了一位老人,听见响动,他睁开眼:“来了?”
“木先生好。”楚子航中规中矩地问了句好。
“你要的东西在后堂放着。”木先生拄着拐杖从酸枝椅上站起来,“咚咚”地走远了。
恺撒要开口,楚子航反手亮给他手机屏幕,上面有几个大字:“等一会再说,我会告诉你的。”
恺撒了然地收了话头,跟上了楚子航,来到了昏暗的后堂。
屋子里摆着一张条案,上面是成摞的线装古书,书页泛黄,墨迹斑驳。
楚子航拿出手电筒,制止了恺撒去寻找开关的行为:“别找了,这里没有灯。”
“木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恺撒压低了声音问。
“云南土司的后代,我父亲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些书都是他自己的。图书馆里的县志在文革的时候已经被毁了,我不得已才找到这里来。”楚子航低头翻书。
恺撒也有样学样地拿起一本,翻了两页,对自己的中文水平产生了深深的质疑。
他放下书,走到楚子航身边,给他掌灯。
楚子航看了他一眼,灯光虽然昏暗,但恺撒发誓他看到了一抹笑。

楚子航看书的速度快极,几乎是不到十秒一页的速度扫视。而后他忽然顿了下来。
“怎么?”
楚子航并不说话,微皱着眉。半晌,他得出一个结论:“咱们进的山洞不是什么二代种的巢穴,是云南土司的祖坟……”
说完二人皆是一凛,放轻脚步,欲从窗户离开,却被一道苍老的声音定在了原地。
“两位后生,老夫泡了茶,可否赏光来坐坐。”
……木先生!
“那就多谢先生款待了。”这是恺撒。


陈年的普洱茶汤通透香醇,还袅袅地冒着热气。
恺撒和楚子航肩并肩坐了下来。
“先生能不能解答后辈一个问题?”恺撒松散却不失礼貌地靠在椅子上。
“要看是什么问题。”木先生把手杖放在一边,端起甜白瓷的茶杯抿了一口。
“我们探的,究竟是二代中的巢穴还是云南土司的祖坟?”
木先生微微一笑。
二人心中了然。
“要是我说既是巢穴又是祖坟呢?”木先生甚至微微一笑,再抬头的时候,两只眼睛已是金光流转。

果然!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