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群玉山头010

群玉山头010


不好意思越写越烂,猛虎落地式谢罪!
谢谢各位不嫌弃地点进来……
^-^



业障第十
恺撒爆血了,三度爆血!
这个认知冲刷着楚子航的大脑。恺撒和他不同,突然的血统提纯会让他直接丧失掉人类的理智。
但恺撒的身体明显承受不了如此高纯度的血统。
一边风化,一边成岩。
楚子航不知为何想起了昂热校长的那句话。
幸运女神不打算眷顾我了。

此时楚子航无比感激自己严谨的习惯:凡事备用。背包里的冷冻罐中封着血统抑制剂,谢天谢地。
但是他一没做皮试,二来恺撒裸露的皮肤被黑青色的鳞片完完整整得覆盖起来,几乎找不到血管,于是“给恺撒静脉注射”这个任务直接变成hard模式了。
楚子航只能靠着自己全A+的医学成绩,大概辨别出上臂静脉的位置,拔开针帽,沿着鳞片的缝隙插入针头,看见针尖里的一小截暗红色的静脉血,松了一口气。
楚子航缓缓地推动注射器,控制着金黄色的液体缓缓流入恺撒的静脉,然后拔针,止血。他不确定恺撒是否会对此类药品产生排异反应,他希望不。因为一旦发生,多数致命。
楚子航往树上虚虚依靠,一偏头就看到了挂在树上的半截的蛇。
!!!!
该死的,竟忘了这个。二十分钟(1),所剩无几了。
“恺撒,你怎么样,醒醒!”楚子航一把抓起背包,回身去看恺撒。
恺撒紧闭着眼,一头金发乱糟糟地铺在后背上,和树干紧密相贴,裹挟着枯叶。
楚子航伸手去碰恺撒的肩,却被一把攥住,向反方向拧去。
“恺撒!”楚子航眸光一凛,用上了体能专修的太极。手腕一转,从恺撒手掌里滑了出来,顺势抓住另一只手,一扣,再一扭。恺撒的一条手臂就被反锁在身后。
别伤到他打过针的那边,楚子航如此不合时宜地想到。(2)
“你给我清醒过来!”楚子航一字一顿地咬着牙。也许是欧洲人的种族天赋,恺撒的力气大的惊人,若不是角度太过刁钻,妄动挣脱就会脱臼,楚子航根本不可能制住恺撒。

楚子航拔出恺撒大腿上别着的沙漠之鹰,单手上膛,临着恺撒的侧脸,连开三枪。
三声熟悉又清脆的撞针敲击底火的声音触动了恺撒僵厄的神经。
“你是恺撒加图索,不是尸守加图索。”
有一个人这么告诉他。
狂乱的镰鼬带回了那个人的心跳,无端的快,又乱。

恺撒慢慢合上眼睛,再猛地睁开。额头上汗珠密布,他大喘了口气:“楚子航,松开我。”
楚子航闻言立刻卸了手上的力道,慢慢帮恺撒把胳膊推回原位。
恺撒甩着那条多灾多难的胳膊,忍过了那阵从肘部扩散开的酥麻。
“地上的玻璃罐你拿了吗?”恺撒一边捡起落在地上的狄克推多,一边结果楚子航递来的沙漠之鹰。
“什么?”
恺撒捡起那四个罐子,递给楚子航:“甬道里的飞虫。”
楚子航接过来,放进专用的样本采集袋中。
互相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走吧!”

二人紧赶慢赶地离开了群蛇环伺的山头,绕过一一座山,看到了禾凌的越野车。
“怎么样?”禾凌看见二人相携走来。
楚子航微微挡了一下恺撒欲上前的动作,示意他不要多话。
“情况基本明了,预计七天后正式开始行动,我们需要龙息。”
“七天?为什么要等这么长时间?”
“我受了点小伤,”楚子航依旧板着一张冰山脸,“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搜集文献资料。”
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禾凌聪明地听出二人不欲多言,便开门上车,把二人送回了城中住处。

“楚子航,”恺撒挥出刀鞘拦住楚子航会卧室的路,“不打算聊聊吗?”
“聊什么?报告我来写。”
“不,不是报告,是你。”
“你的血统。”
!!




(1)前章交代过“二十分钟”是避免蛇群攻击的安全期限。
(2)楚子航之所以换一只胳膊拧,是因为另外一条刚刚打完针,不能拧。
这么看来楚子航是真的在意恺撒……

p.s.
二十分钟的安全期限不代表他俩只在山上待了二十分钟。意思是只要两个人在二十分钟内撤出危险区域就可以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