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群玉山头009

群玉山头009

祝大家狗年快乐,更新就算我的春节贺礼吧🤣🤣
大家要是对我的文章有什么意见或建议请不要吝啬地提出吧……
我是不是写的不好……好像看的人越来越少了🤔🤔

群玉山头
镰鼬第九

空旷的甬道深处回想起了类似机枪开火时的蜂鸣声,和类似金属撞击石壁的脆响。恺撒伸手放在石壁上,轻微的震颤顺着指尖一直传到小臂上方,带来酥麻的质感。
“一群飞虫!楚子航,准备君焰。”恺撒另一只手拔出了狄克推多。
楚子航没有答话,握紧了蜘蛛切。

“楚子航,君焰!你在等什么?”恺撒依旧没有感受到身边的热浪翻腾,猛得睁开眼睛,看见楚子航苍白的脸上滚下的汗珠和青筋暴起的双手,不可置信地大吼道。
楚子航没有答话。

还有十米。
楚子航依旧没有动作。
恺撒意大利语骂了一句脏,拖着楚子航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诵出急促的龙文。
二度爆血,血镰的宫殿。
不久之前才平静下来的风妖们又一次伸开了锋利的翅尖和爪牙,向外喷涌着飞出去。飙风一样袭向未知的生物,激起一阵尖利的刮擦声。
“恺撒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跑。”楚子航苍白到几乎握不稳刀。
“放下个屁啊!你看看自己都成什么样子了!”恺撒抱紧了楚子航,加快了逃亡的速度。
风妖结成的阵并没有阻挡那些生物太久,蜂鸣声又一次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而且愈演愈烈。
恺撒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然后猛地向前一倒。
一片光亮!
恺撒一只手护着楚子航的后脑,另一只手紧紧揽着他的腰,接着坡度,向下一滚。
“可以了,恺撒。”楚子航发出了近乎无声的提示,“没有追上来。”
恺撒闻言,长腿一勾,卸去向下的力道,一个翻身护着楚子航转到了一棵长势很斜的树下。
“喂,楚子航,你怎么样。”恺撒摸到了粘湿的液体,下意识地朝楚子航看去。只见他靠在树下,紧闭着眼,面色苍白到近乎透明,心跳和呼吸几近消失。
恺撒一惊,下意识地去碰楚子航,却在后背处摸得一手鲜血。惊得一身冷汗。
恺撒小心地让楚子航侧躺在一片还算干净的枯叶地上,打算为他处理伤口。
“上帝保佑楚子航不要在这时候醒过来,”恺撒先向他几百年不念的神仙求了保佑,然后握着狄克推多的刀刃,小心地划开了楚子航略紧身的作战服。
肌理分明的后背上有着几个冒血的窟窿,仔细一看还有黑色的甲虫在往里钻。恺撒从背包里翻出四个玻璃小罐和一把塑封的手术刀(这是楚子航出任务的习惯),定了定神,把四只甲虫挑了出来,扣在玻璃罐子里封好。再回头看楚子航,后背上的伤口依旧倘着黑红的血,周围的血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黑色,而后扩散。
有毒!恺撒在伤口上划开十字,用平常处理蛇毒的方式处理,却丝毫没能减慢黑色的扩散速度。
不对,这不正常。
在重伤时刻,楚子航自身的修复系统没有起到
任何作用,伤口没有愈合的迹象,扩散也没有减慢……这只代表……
楚子航的血统…失效了!!!
恺撒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点。
银光一闪,手术刀垂直下落,落在层层枯叶之上,又弹起。一如恺撒的认知,只不过是直接碎在了地上。
楚子航真的会死,他真的会死。认知的真相像那把锋利的手术刀一样,毫不犹豫地割开了恺撒的胸膛。
楚子航几个月前不是还握着太刀,提着冲锋枪和他背靠背地冲出红井,那时君焰滔天,风声伴着刀光。恺撒以为他会和楚子航做一辈子的战友,做一辈子的宿敌。楚子航的锋利,他的退让,他的柔软,恺撒应该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看去找。
但现在呢?眼睁睁地看着楚子航的生命流逝,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他的宿敌先生,加图索家的男人历来要征服世界上最难的,那么,楚子航,在我没征服你之前,你不能死。

恺撒的确有办法治疗楚子航。
日本神话的风妖三兄弟,一探听,二割伤,三治疗。
三度爆血,危险极大的三度爆血。
恺撒不能确定出发了三度爆血的开关之后自己还能保住属于人类的理智而非堕落成滑腻的死侍。但为了楚子航,他可以。
楚子航,你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恺撒闭上眼睛,吟诵着龙文。黑青色的细小鳞片沿着皮肤下的青色血管,从他的侧颈和手腕穿破皮肤,混着细小的红色血流,缓慢生长。待他再睁开眼睛时,冰蓝的眼底暗金涌现,本就狭长的眼角此刻附上了金属质感的鳞片。
领域里面翻飞的巨大风妖此刻奇异般地安静了下来,它们伸开骨翼,收起利爪,俯下身来搂住侧卧在树下的楚子航。移除血液里的毒,接好血脉,抚平伤口。恺撒感受着被包裹在“茧”里的楚子航生命的搏动,眼角带血地笑了。
“楚子航,”恺撒蹲下身子,虚浮地叫着他的名字,“我救了你呢。”
之后就再也稳不住身子了,转身倒在了树干的另一边。

楚子航清醒前的最后记忆是他被恺撒抱在怀里,滚下坡去,还有后背上钻心刺骨的疼痛。
恺撒的血镰的宫殿并不是无孔不入,还是有飞虫破阵而来,击中了他。
血统失效,应该抗不过去了吧……
这是或许楚子航一生中最后的想法。
但不是,楚子航好像听见来人说:“我救了你……”伤口上一阵凉意,他好像看见恺撒……
恺撒!!

楚子航猛地睁开眼睛,及目所望,没有一片黄金。再往下看,狄克推多的刀锋闪着寒光,但是落在地上。楚子航一悚,伸手去捡,却看见了背面的恺撒和他满身的鳞片割伤。
这种伤痕楚子航不能再熟悉!
他爆血了,三度爆血。
为什么?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