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群玉山头007

群玉山头007

庆贺杀胚王者归来💌

打怪action

蛇吻第七
云南多山,自古交通闭塞。而这次任务的目的地很不幸的,处在未经开发的丛林里。
“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上面植物太密,越野车开不上去了。”禾凌一拉手刹,把吉普停在一个小坡上,“还剩下7公里的山路,多加小心,云南的山林里多虫蚁。”
“今天先上去探探情况,速去速回,我在这里等你们。”

“震中处在山里,推测应该是山洞。”楚子航一身漆黑的作战服,绑了战术背带,上面插着一把乌兹冲锋枪,腿带上绑住备用弹夹。一双露指的黑色手套衬的手指白皙有力。
恺撒只绑了腿带,腰间别着猎刀。他看着楚子航一丝不苟的,被无数次艰险任务磨练出来的沉稳,就诡异地觉出一种性感来,不是那种风情万种的妖娆的性感,是专属楚子航的冷淡刚劲的挺拔。
楚子航抹掉了一直带着的蝴蝶黑美瞳,露出一双炽热的黄金瞳。恺撒吹了一声口哨,赞道:“漂亮。”楚子航蹙眉,不置可否,只是说道:“开始吧。”
禾凌的车只把他们带到了群山的南坡,但很明显通往震中的山洞开向更陡峭的北坡。秋季早晨的山峰湮没在层层迷雾中,楚子航自然后退,因为在这种时候视觉已经没什么大用了。恺撒凝眉低颂,无数纷飞的生物涌出了领域,涟漪般扩散出去。
“三点钟方向。”恺撒低喝。
蜘蛛切出鞘,银光闪过,五米长的一条森蚺被钉死在地上。庞大的躯体微微抽搐,斑斓闪烁。楚子航正要上前拔刀,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击中了树干,随即爆出血浆。
“竹叶青。”恺撒上前翻看尸体。
“都小心吧,云南山里蛇多。”楚子航一甩蜘蛛切上的血污,握在手里备战。

很快二人就发现云南山里的蛇已经不能用“多”一字来形容。
“这不正常!”恺撒掷出狄克推多,拔出沙漠之鹰连开三枪,钉死一只腹链蛇,爆掉一只眼镜蛇。
“没人说它正常!”楚子航闪身必过一条蝮蛇的偷袭,回手给了一枪,挑飞一只环蛇,也跟着咬牙切齿。
二人此时被困在一片密林之中,游走蛇吻。树上,地上,藤蔓上到处都是游曳的敏捷的蛇。“楚子航,君焰!”恺撒拔出狄克推多吼道。
“不行,你想放火烧山吗?”楚子航皱着眉头戳穿了一条绿锦蛇。
二人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奔去。
“楚子航,我后面交给你了。”恺撒把沙漠之鹰别回后腰。
“你要干什么?”楚子航扔下打空了的乌兹,拔出恺撒大腿上的另一把沙漠之鹰,击退一条拱起身子要扑上来的眼镜蛇。
“爆血。”恺撒回身,一双精亮的黄金瞳。
二度爆血 血镰的宫殿。
无数翻飞的镰鼬伸出了尖利的爪牙,尖啸着扑向周围的蛇群。
楚子航在镰鼬外涌的一刻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别动,镰鼬不分攻击对象。”
楚子航甚至能感受到恺撒在说话时胸膛的震颤。
形式特殊,楚子航没有挣扎。
好像过了很久,恺撒结实的臂膀才从楚子航身侧放下。
“结束了?”楚子航依旧警惕地握着沙漠之鹰和蜘蛛切。
“至少二十分钟内不会再有了,我覆盖了三公里。”恺撒揉了揉太阳穴,果然是爆血的后遗症。
“怎么样,还能走吗?”楚子航扶了恺撒一把,顺便把枪插回了恺撒的腿带上
“走。”恺撒捋了一把头发,扎起来。
“或许不用了,”楚子航指了指地图。
“就在右边……”
两人猛然回头,一个黑黝黝的甬道正对着他们,划过幽风。




有没有人注意到抱抱和换枪?🤣🤣🤣

评论(3)

热度(32)

  1. 苏氏一小生白夜寒冰 转载了此文字
    \(≧▽≦)/d(^_^o)太太的文赛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