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寒冰

谢谢点进来!欢迎勾搭!
日常好说话,渴望评论。每条评论都会很认真的回复。
写文抓不住重点和描写。
日常沉迷军事和历史。
cp杂食,主要吃恺楚,云梦双杰,华武华,双暗,少暗。想看什么可以私我,我在暑假尽量满足(///▽///)
昂就这样。
我是白夜,很高兴遇见你!

群玉山头005

群玉山头005

本章看点:腹黑楚哥有,大少爷吃火锅有。

陆离第五
楚子航到的时候恺撒正在和一朵蒲公英过意不去,他揪着蒲公英的花梗,正在用手弹毛茸茸的花,弹一下,就飘起一阵飞絮;再弹一下,又飞起一阵。一下下的,好好的蒲公英就被糟蹋光了。他弯腰好像想再揪一支,看到了楚子航被阳光拉得长长的影子,顿了一下,扔下秃了的梗,转过身来。
“你来啦!”他流丽的金发甩出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嗯,好久不见,恺撒。”楚子航被金色晃得皱了眉头。
“诶,你的刀呢?”恺撒向他身后张望。
留在卡塞尔了。楚子航本来想这么说
可他没有。
“没带也没关系,反正这次任务也用不到刀。”恺撒走到他身边。
“……什么任务?”楚子航就知道他的预感是正确的,学院果然给了他不少的惊喜。
“学院在中国的西南分部前阵子探测到了炼金矩阵的波动,很剧烈,但血统很明显低于三代种。所以他们向学院申请了优秀专员的援助。”恺撒顿了顿,用蜜汁骄傲的口气说道,“也就是我们。”
“……”楚子航不知道是该感谢宿敌先生对自己的肯定还是改鄙视他的不要脸(bushi。
“什么时候出发?”楚子航开始翻看手机上的日历。
“17号,下周一。”恺撒翻出了任务书,指给他看。
“好。”那么他的低热应该正好结束,不影响任务。
恺撒翻出手机:“对了,校长说到了云南先去西南分布报道,他已经把装备寄过去了。”
“好,”楚子航转身要走,却被恺撒拉住。
“诶诶诶,我可是客人啊,按照你们中国的礼仪不是应该礼遇客人的吗,好歹请我吃顿饭。”恺撒继续努力着。
“……礼遇是给受欢迎的客人的……而且这儿也没有适合您口味的高级米其林三星餐厅……”楚子航皱着眉纠正这位大少爷。
“难道我不受欢迎吗?”恺撒迅速地抓住了楚子航话里的深层含义,并作出反驳。
“我不吃西餐,带我去个有中国特色的地方吧!”恺撒一脸理所当然的少爷样儿。
楚子航开始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把蜘蛛切带过来。这样的话恺撒可能已经凉凉了。
算了,杀骚包少爷犯法。

于是楚子航想了想,挑了一家自己常去又离得近的火锅店。
“你要带我去吃什么?”恺撒紧走两步赶上楚子航。
“火锅。”楚子航低头看着手机。
七拐八拐之后,在恺撒无数次的问“快到了没”之后,楚子航停在了一栋小楼前。
恺撒看着楼门前一堆“足浴美容”字样的大招牌,陷入了沉思。
这好像是他头一回这么靠近“庶民们”的生活。
“所以……我们到了?”恺撒左找右找找不到火锅店。
“上楼。”楚子航率先走进了逼仄的楼梯间。
在恺撒无数次的避开墙上的污渍和地上的垃圾以免让自己的高定受到伤害后,楚子航终于在6层停下了脚步,进了一家小店。
店老板很明显和楚子航是旧识,看见他来了就热情的迎了上来。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很明显是中文但恺撒又丝毫听不懂的方言。然后楚子航用同样的方式回敬。
这时恺撒忽然有了一种大胆的设想:要是当年中国打抗日战争的时候拿方言加密军情,那日本人是不是撑不过三个月……
“恺撒,走了。”楚子航叫他。
“诶,来了!”恺撒跟着他欢快地走进一个小隔间。
“毛肚,百叶,鸭肠,鸭血,豆皮,粉丝,黄辣丁,牛蛙……”楚子航合上菜单,一脸和善地看着恺撒。
彼时恺撒正在一脸认真地研究火锅的底火要怎么点着,看到楚子航一脸慈祥的老父亲样儿,猛的后背一凉。
似乎被算计了呢……
恺撒的预感无比正确,不一会儿热情的伙计端上来一大锅红艳艳的辣汤,上面漂浮着各色辣椒,花椒和牛油。伙计引燃了底火,把锅子往上一放,牛油辣椒霎时开始翻腾,那喷香热辣的味道瞬间弥漫了整个屋子。恺撒迟疑的拿起筷子,蘸了蘸红汤,尝了一口,用手撑住了额头。
“楚子航,待会儿是要把食物下到这个里面吗……”恺撒艰难地开口。
“真聪明。”楚子航正说着话,一队伙计鱼贯而入,端着各式各样的恺撒没见过的菜式,一碟一碟地摆在恺撒眼前。又放上了两碗加蒜泥的辣椒油,还有一壶凉茶。
“就这些?”恺撒问。
“您还想要满汉全席不成?大少爷?”楚子航低头涮锅。
“喂,我是意大利人诶……”这些东西我真的吃不了啊。
“你说要特色,不要西餐的。”优秀专员楚子航堵死了另一位优秀专员恺撒的所有后路。
“……”成,楚子航,算你狠。
恺撒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挑起了锅子里的一片楚子航称之为百叶的东西。放在盘子里,红油瞬间扩散开来,恺撒挑掉上面的花椒和辣椒,放进嘴里。
然后猛灌凉茶。
看来他的混血基因中并不带有“抗辣”这一方面。
但反观楚子航,冷静无比,端庄无比的吃着重辣的火锅。白净的脸上沁出点点汗珠,顺着脸颊流到脖颈,再流进圆领的线衣,洇了一小片。
恺撒从未见过楚子航这么生活化的一面,而且他居然觉得,这样的楚子航,有点萌!!!!!!
“别看我,吃饭。”过了好久,楚子航似乎忍受不了恺撒灼灼的目光了。他的耳朵有点红,不知是因为辣的还是别的原因。
“哦,好。”恺撒老实的开始捞吃的。


短短两个小时,恺撒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他无数次的想摔筷子走人,但楚子航会特别及时的抬头看他。好想在说:“你要我带你来的哦。”
算了算了,这次算是栽在宿敌先生的手里了。
“楚子航,刚刚涮的那一锅是什么东西?”
“下水,俗称内脏,动物的内脏。”
轰地一声,恺撒脑中惊雷炸响。
“你怎么不早说……”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
“你怎么不早问。”尽管楚子航竭力控制,但恺撒凭借出色的听力还是听到了他声音中没憋住的笑意。
“楚子航!”恺撒有些懊恼。
“嗯,我回家了。你注意点,别耽误后天的任务。”声音里的笑意更明显了。
恺撒看着那一抹高挑的黑色身影走远,暗暗磨了磨牙,楚子航,你等着!
意大利的特色菜也不少!

评论(4)

热度(45)